突入在只睡幾個鐘頭的睡眠裡頭,

這個夢有如神蹟要點醒些什麼似的。

即便要追上來再碰一面,

似乎要把最後的結局作一個結束,

選擇沒有對錯,

畢竟一直維持那種場面,

對彼此都沒有什麼好處,

時間會一直推著空間轉換,

到現在我也沒後悔那時要那麼殘酷的切割,

因為到今天我仍然不是個愛擔重責的傢伙。

即使是沒有聲音的夢裡卻感覺是要表達這樣子的情形。

bye了。曾經最愛別人的新娘。
創作者介紹

人生苦短 不按牌理出牌

hwtj6m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